产品中心
联系我们
地 址:郑州市石化路63号
电 话:18137502575
Q Q:723272800
> 产品中心 > 产品中心
穿越小说 女主是第一美女 穿越过来后就得嫁给

威尼斯人投注小说那有?

阿拉玛——罗伊斯??阿拉玛,原本是亚特教廷的一名圣殿骑士,在立誓侍奉神明之后的十年里,性情敦厚的他一直扮演着骑士方阵中侧翼掩护手的角色。
  如果命运没有将他推到时代的舞台前,也许他将在这个位置上服役终老,在有幸活着退役之后,领到一份不错的养老金,但在雪狼冰原的那场与魔族第三远征军的遭遇战中,他意外地与正从侧翼领军突袭的魔族大将——剑脊者??昆泰狭路相逢。
  凭借着对神明坚定的信仰、与近十年出生入死的战斗经验,阿拉玛奇迹般地战胜了这名领军大将,失去统帅的魔族军队立刻阵脚大乱,圣殿骑士团白马银甲的洪流划破白茫茫的雪原,像锋利的镰刀一般,井然有序地开始收割剩余的魔军——这一仗,魔族第三远征军全军覆没,而圣殿骑士团的损失仅仅是二十余名轻装骑兵。

  大捷而归的阿拉玛成了众人眼中的英雄,他婉言谢绝了麦迪文大公的女儿——菲尔瓦娜??麦迪文的垂青,回到家乡与他的青梅竹马——女药剂师??爱娜,结为夫妻。
  有人说过女人的妒火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,这句话不幸地被阿拉玛的故事证实了。自觉大失颜面的菲尔瓦娜决定报复一下这名不识抬举的乡下骑士,她买通了夕阳镇教堂的大祭司,将爱娜以研制亡灵药剂、传播黑暗巫术的名义逮捕起来,在经历了整整两个月的拷打与凌辱之后,性格柔弱的药剂师爱娜终于不堪忍受,在认罪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   行刑的那一天,天空中阴云翻滚、不见一丝阳光。
  夕阳镇中心广场上高高地竖起的火刑架上,衣衫残破、浑身血污的爱娜被四枚粗大的铁钉穿过手腕、悬挂其上,愚昧的村民围绕四周,高声唾骂着、向她投掷石块、喷吐污痰。大祭司似乎对这一次完美的煽动行为非常满意,待到民众发泄完毕后,他才缓缓起身,宣布刑罚开始。
  火刑架下的柴堆被点着,猩红的火舌窜跃升腾、宛如毒蛇,据目击者回忆,在起初还能听到这名女子的高声祈祷与哭诉,但不久之后就变成了痛苦的嘶吼与号哭,但这声响并没有持续很久,就逐渐减弱下去,最终被淹没在围观民众那病态得近乎癫狂的欢呼声之中。

  在以往,扮演着救赎者的圣殿骑士团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,如同天使卫队一般,披着闪耀的光华轰然现身,拯救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们。
  但这一回,阿拉玛来得太晚。
  他一得到消息便日夜兼程、千里返乡,但当他策马冲开人群之时,却只能看到火刑架上,那一具已经被大火灼烧得面目全非的焦黑尸体,悲愤和自责瞬间充溢了他的胸怀,他跪在火刑架前仰天悲号,但天空中只有铅灰色的乌云,低低地压在古旧残破的夕阳镇教堂尖顶上,除此之外,一片死寂,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。
  片刻之后,阿拉玛抱起爱娜焦黑的尸体,穿过仍在唾骂不止的人群,策马远去。

  没有人知道阿拉玛后来去了哪里,只有圣殿骑士团随即发出的那张公告上,用义正言辞的官方语调,宣告罗伊斯??阿拉玛与妻子爱娜??阿拉玛由于为魔族传播黑暗巫术,被裁定逐出亚特大陆,永世不得回还。

  七年后,午夜,夕阳镇。
  仅存的村民被魔军包围在镇上的中心广场里,四周低矮的砖瓦房在狂烈的火焰中倾斜、扭曲、最终倒塌。恐惧的民众们向黑暗中的魔军跪地求饶,发誓愿屈身为奴、换得苟活余生的恩赐。
  但魔军在黑暗里静默着,那一双双黑暗中发着红光的双眼,俯视着面前这群卑怯的生物。
  这时教堂后的山岗上传来一声命令般的怒吼,村民们循声望去,那是一名身形高大的黑盔骑士,胯下的黑色战马,双眼红光迸射,喷吐的鼻息之中竟有青红色的火焰与灼热的火星!
  “是阿拉玛,他回来复仇了!圣殿骑士??阿拉玛!!!”一名村民高声惊叫起来。
  黑骑士拔出佩剑,直指夜空,那剑上瞬间烧起狂怒的烈焰。
  “汝等所言之人已死,吾乃复仇骑士??阿拉玛。今日便是你们偿还血债的审判之日!”
  村民们恐惧地瞪大了双眼,那无数双圆睁的瞳仁中,黑骑士的烈焰长剑毫不迟疑地落下,直指被大火包围的夕阳镇中心广场!
  ……

  据亚特教廷事后统计,夕阳镇一千一百名村民与三百余间民房,一夜之间毁损殆尽。在惨案现场除了焦黑的尸体之外,还发现了一连串深入石中的马蹄印,马蹄印的边缘甚至还燃烧着炽热的火焰。

  从此,复仇骑士??阿拉玛的传说,开始在亚特大陆上不胫而走

威尼斯人投注小说那有?

阿拉玛——罗伊斯??阿拉玛,原本是亚特教廷的一名圣殿骑士,在立誓侍奉神明之后的十年里,性情敦厚的他一直扮演着骑士方阵中侧翼掩护手的角色。
  如果命运没有将他推到时代的舞台前,也许他将在这个位置上服役终老,在有幸活着退役之后,领到一份不错的养老金,但在雪狼冰原的那场与魔族第三远征军的遭遇战中,他意外地与正从侧翼领军突袭的魔族大将——剑脊者??昆泰狭路相逢。
  凭借着对神明坚定的信仰、与近十年出生入死的战斗经验,阿拉玛奇迹般地战胜了这名领军大将,失去统帅的魔族军队立刻阵脚大乱,圣殿骑士团白马银甲的洪流划破白茫茫的雪原,像锋利的镰刀一般,井然有序地开始收割剩余的魔军——这一仗,魔族第三远征军全军覆没,而圣殿骑士团的损失仅仅是二十余名轻装骑兵。

  大捷而归的阿拉玛成了众人眼中的英雄,他婉言谢绝了麦迪文大公的女儿——菲尔瓦娜??麦迪文的垂青,回到家乡与他的青梅竹马——女药剂师??爱娜,结为夫妻。
  有人说过女人的妒火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,这句话不幸地被阿拉玛的故事证实了。自觉大失颜面的菲尔瓦娜决定报复一下这名不识抬举的乡下骑士,她买通了夕阳镇教堂的大祭司,将爱娜以研制亡灵药剂、传播黑暗巫术的名义逮捕起来,在经历了整整两个月的拷打与凌辱之后,性格柔弱的药剂师爱娜终于不堪忍受,在认罪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   行刑的那一天,天空中阴云翻滚、不见一丝阳光。
  夕阳镇中心广场上高高地竖起的火刑架上,衣衫残破、浑身血污的爱娜被四枚粗大的铁钉穿过手腕、悬挂其上,愚昧的村民围绕四周,高声唾骂着、向她投掷石块、喷吐污痰。大祭司似乎对这一次完美的煽动行为非常满意,待到民众发泄完毕后,他才缓缓起身,宣布刑罚开始。
  火刑架下的柴堆被点着,猩红的火舌窜跃升腾、宛如毒蛇,据目击者回忆,在起初还能听到这名女子的高声祈祷与哭诉,但不久之后就变成了痛苦的嘶吼与号哭,但这声响并没有持续很久,就逐渐减弱下去,最终被淹没在围观民众那病态得近乎癫狂的欢呼声之中。

  在以往,扮演着救赎者的圣殿骑士团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,如同天使卫队一般,披着闪耀的光华轰然现身,拯救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们。
  但这一回,阿拉玛来得太晚。
  他一得到消息便日夜兼程、千里返乡,但当他策马冲开人群之时,却只能看到火刑架上,那一具已经被大火灼烧得面目全非的焦黑尸体,悲愤和自责瞬间充溢了他的胸怀,他跪在火刑架前仰天悲号,但天空中只有铅灰色的乌云,低低地压在古旧残破的夕阳镇教堂尖顶上,除此之外,一片死寂,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。
  片刻之后,阿拉玛抱起爱娜焦黑的尸体,穿过仍在唾骂不止的人群,策马远去。

  没有人知道阿拉玛后来去了哪里,只有圣殿骑士团随即发出的那张公告上,用义正言辞的官方语调,宣告罗伊斯??阿拉玛与妻子爱娜??阿拉玛由于为魔族传播黑暗巫术,被裁定逐出亚特大陆,永世不得回还。

  七年后,午夜,夕阳镇。
  仅存的村民被魔军包围在镇上的中心广场里,四周低矮的砖瓦房在狂烈的火焰中倾斜、扭曲、最终倒塌。恐惧的民众们向黑暗中的魔军跪地求饶,发誓愿屈身为奴、换得苟活余生的恩赐。
  但魔军在黑暗里静默着,那一双双黑暗中发着红光的双眼,俯视着面前这群卑怯的生物。
  这时教堂后的山岗上传来一声命令般的怒吼,村民们循声望去,那是一名身形高大的黑盔骑士,胯下的黑色战马,双眼红光迸射,喷吐的鼻息之中竟有青红色的火焰与灼热的火星!
  “是阿拉玛,他回来复仇了!圣殿骑士??阿拉玛!!!”一名村民高声惊叫起来。
  黑骑士拔出佩剑,直指夜空,那剑上瞬间烧起狂怒的烈焰。
  “汝等所言之人已死,吾乃复仇骑士??阿拉玛。今日便是你们偿还血债的审判之日!”
  村民们恐惧地瞪大了双眼,那无数双圆睁的瞳仁中,黑骑士的烈焰长剑毫不迟疑地落下,直指被大火包围的夕阳镇中心广场!
  ……

  据亚特教廷事后统计,夕阳镇一千一百名村民与三百余间民房,一夜之间毁损殆尽。在惨案现场除了焦黑的尸体之外,还发现了一连串深入石中的马蹄印,马蹄印的边缘甚至还燃烧着炽热的火焰。

  从此,复仇骑士??阿拉玛的传说,开始在亚特大陆上不胫而走

穿越小说 女主是第一美女 穿越过来后就得嫁给 威尼斯人投注魔主 也就是男主 不

情感人生

作者: 小呀

简介:

人生面临着无数的选择,爱情也是如此,情感如何激化转变成现实,或许只有能够明白的人,能够理解同样的人生,也才会有机会走在同一条路上。

[威尼斯人投注]小说那有?

阿拉玛——罗伊斯??阿拉玛,原本是亚特教廷的一名圣殿骑士,在立誓侍奉神明之后的十年里,性情敦厚的他一直扮演着骑士方阵中侧翼掩护手的角色。
  如果命运没有将他推到时代的舞台前,也许他将在这个位置上服役终老,在有幸活着退役之后,领到一份不错的养老金,但在雪狼冰原的那场与魔族第三远征军的遭遇战中,他意外地与正从侧翼领军突袭的魔族大将——剑脊者??昆泰狭路相逢。
  凭借着对神明坚定的信仰、与近十年出生入死的战斗经验,阿拉玛奇迹般地战胜了这名领军大将,失去统帅的魔族军队立刻阵脚大乱,圣殿骑士团白马银甲的洪流划破白茫茫的雪原,像锋利的镰刀一般,井然有序地开始收割剩余的魔军——这一仗,魔族第三远征军全军覆没,而圣殿骑士团的损失仅仅是二十余名轻装骑兵。

  大捷而归的阿拉玛成了众人眼中的英雄,他婉言谢绝了麦迪文大公的女儿——菲尔瓦娜??麦迪文的垂青,回到家乡与他的青梅竹马——女药剂师??爱娜,结为夫妻。
  有人说过女人的妒火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,这句话不幸地被阿拉玛的故事证实了。自觉大失颜面的菲尔瓦娜决定报复一下这名不识抬举的乡下骑士,她买通了夕阳镇教堂的大祭司,将爱娜以研制亡灵药剂、传播黑暗巫术的名义逮捕起来,在经历了整整两个月的拷打与凌辱之后,性格柔弱的药剂师爱娜终于不堪忍受,在认罪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   行刑的那一天,天空中阴云翻滚、不见一丝阳光。
  夕阳镇中心广场上高高地竖起的火刑架上,衣衫残破、浑身血污的爱娜被四枚粗大的铁钉穿过手腕、悬挂其上,愚昧的村民围绕四周,高声唾骂着、向她投掷石块、喷吐污痰。大祭司似乎对这一次完美的煽动行为非常满意,待到民众发泄完毕后,他才缓缓起身,宣布刑罚开始。
  火刑架下的柴堆被点着,猩红的火舌窜跃升腾、宛如毒蛇,据目击者回忆,在起初还能听到这名女子的高声祈祷与哭诉,但不久之后就变成了痛苦的嘶吼与号哭,但这声响并没有持续很久,就逐渐减弱下去,最终被淹没在围观民众那病态得近乎癫狂的欢呼声之中。

  在以往,扮演着救赎者的圣殿骑士团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,如同天使卫队一般,披着闪耀的光华轰然现身,拯救在苦难中挣扎的人们。
  但这一回,阿拉玛来得太晚。
  他一得到消息便日夜兼程、千里返乡,但当他策马冲开人群之时,却只能看到火刑架上,那一具已经被大火灼烧得面目全非的焦黑尸体,悲愤和自责瞬间充溢了他的胸怀,他跪在火刑架前仰天悲号,但天空中只有铅灰色的乌云,低低地压在古旧残破的夕阳镇教堂尖顶上,除此之外,一片死寂,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。
  片刻之后,阿拉玛抱起爱娜焦黑的尸体,穿过仍在唾骂不止的人群,策马远去。

  没有人知道阿拉玛后来去了哪里,只有圣殿骑士团随即发出的那张公告上,用义正言辞的官方语调,宣告罗伊斯??阿拉玛与妻子爱娜??阿拉玛由于为魔族传播黑暗巫术,被裁定逐出亚特大陆,永世不得回还。

  七年后,午夜,夕阳镇。
  仅存的村民被魔军包围在镇上的中心广场里,四周低矮的砖瓦房在狂烈的火焰中倾斜、扭曲、最终倒塌。恐惧的民众们向黑暗中的魔军跪地求饶,发誓愿屈身为奴、换得苟活余生的恩赐。
  但魔军在黑暗里静默着,那一双双黑暗中发着红光的双眼,俯视着面前这群卑怯的生物。
  这时教堂后的山岗上传来一声命令般的怒吼,村民们循声望去,那是一名身形高大的黑盔骑士,胯下的黑色战马,双眼红光迸射,喷吐的鼻息之中竟有青红色的火焰与灼热的火星!
  “是阿拉玛,他回来复仇了!圣殿骑士??阿拉玛!!!”一名村民高声惊叫起来。
  黑骑士拔出佩剑,直指夜空,那剑上瞬间烧起狂怒的烈焰。
  “汝等所言之人已死,吾乃复仇骑士??阿拉玛。今日便是你们偿还血债的审判之日!”
  村民们恐惧地瞪大了双眼,那无数双圆睁的瞳仁中,黑骑士的烈焰长剑毫不迟疑地落下,直指被大火包围的夕阳镇中心广场!
  ……

  据亚特教廷事后统计,夕阳镇一千一百名村民与三百余间民房,一夜之间毁损殆尽。在惨案现场除了焦黑的尸体之外,还发现了一连串深入石中的马蹄印,马蹄印的边缘甚至还燃烧着炽热的火焰。

  从此,复仇骑士??阿拉玛的传说,开始在亚特大陆上不胫而走

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: [威尼斯人投注]